贝拉米怎么了?董事会大变动、董事会主席/CEO/CFO相继离职将耗时2年清理库存

发布时间:2020-04-29

  从去年12月以来,贝拉米—&m∮daεsh;这个曾经的有机奶粉网红过得并不太平。

  获╯╰悉,昨天(2月28日),贝拉米公司召开了特别股东大会,会议通过包括董事会主席辞职、董事会成员变更以及股票交易暂停等多项决议。

  会上☏,Rob Woolley,这个从2007年起担任贝拉米董事会主席的老头宣布辞职,也正▐是在200?7年前后,贝拉米进入中国市场,并在中国海淘大军的帮助下成为有机奶粉领域的佼佼者。Michael Wadley将接替Rob Woolley成为临时董事会主席。

  此外,会上还通过了多项董事会成员变更决〡议。原董事会成○员中,仅Patria Mann保留,其余包括Rob WoolleyЫ、C≈harles Sitch、Launa ⓞInman等均被免职;另外,来自持股1ぷ4.48%的大股东Black Prince Private Foundation(直译:黑王子私г人基金会)的Rodd Pe『ters和Chan Wai-Chan被选举新的董事会成员,而澳洲知名户外品牌“Kathmandu”的创始人Jan Cameron并未成为董事会成员。

  去年1▀2۩..月以来,贝拉米经历了股票暂停交易、停牌、股价断崖式下降∑、◆三家律师事务所集体⿴诉讼“欺诈行为”、CEO辞职、CFO辞职、董事会主席辞职及董事会成员大变动等一些列风波,让这个曾经了有机奶粉网红疲惫不堪,而与此同时,另一个澳洲品牌A2趁此迅速补位。

  这一些列悲剧事件的导火索来自于去年·。12月※2日早晨贝拉米公司发布的一份业绩报告,该报告显示受到中国监管政策的影响,贝拉米在中国市场正经历一段时间的销售混乱,而且EBIT(息税前利润)可能下降щ20%。

  公告发出后,贝拉米股价在一天内从每股12.℡3澳元跌至6.5澳元,暴跌47%,市值蒸发5亿澳元。

  12月12日,贝拉米公司宣布进入股票交易暂停。

Я

  12月14日申请了自愿停牌。

  12月21日Ⅵ,贝拉米公司再次表示公司股票将继续保持自√愿停牌状态。

  2017年1月4日,贝拉米公司在澳交所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收到持股14.48%的大股东Bl〣ack Pr︰ince Private Foundation基金发出的通知,要求从董事会≌移除四名独立非执行董事。包括Mauric※eBlackburn在内的三家律所拟维护股东权益,向贝拉米提起集体诉讼。MB集体诉讼负责人Ben Slade表示,调查的重点是“违反持续披露义务,在中国销售婴儿配方奶粉的业绩方面存Е在误导或欺骗行为&rГdquo;‖|。

  1月11日,在经历一个℃月的停盘之后,贝拉米发布业绩公告并复盘,公告宣布下调公司利润预期,其CEO劳拉·班恩(Laura McBain)及CFO Shona Ollington离职。消息刚一公布,公司股价再次暴跌40%至3.73澳元,最终收盘至5.35澳元,较上年同期的股价16.5澳元已缩水七成。

  此外,由于贝拉米公司预期中Ч国销量积极,但是实际受到中国销量下滑的影响,致使贝拉米产生超过1.1亿澳元Ↄ的库存,处理这些库存╟将会耗费很长时间。据Jan Cameron认为,贝拉米公司将需要花1κ8个月的时间来扭转局势,而花旗银行认为贝拉۩๑米公司可能要花费近2年的时间来消化库存,而这期间还可能产生由于产品效期问题导致的资产减值风险。

  关于本次“贝◎拉米风波”的原因,贝拉米公☺☻司认为主要在于中国监管政策的影响以及公司过高的估计了在中国市场的推广能力。而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这与贝┄┅拉米公司的销售策略有▬很大关系。此前,贝拉米在三聚氰胺事件前后进入中国市场,也是进入中国市场Ш最早的有机奶粉之一,独特的进口有机奶粉概念,以及大量海淘、代购的追捧╤,使得贝拉米快速成为中国市场炙手可热的奶粉品牌。2014年,在ASX上市之后,股价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快速增长1♠5倍,到2015年底,贝拉米市值达13亿╭╮澳元。但是,随着中国电商热潮的到来以及海关对代购的严格监管,贝拉米高层决定,把注意力转移到中国国内的σ电商平台上,迅速地和京东和天猫合作,开了网上旗舰店,并进行了一些列大力度打折活动,由此导致整体价格体系混乱,由此让代购无利可图,由此惹恼了代购一族,纷纷将客户转向其他品牌。依靠代购做大︱︳,而最终冷对代购,终尝“苦果”|︴()〔〕。

  此外,据多名贝拉米线下渠道经销商向“有机奶粉关注”表示,线下渠道疏于管理,仅仅依靠品牌力量拉动,无法实现有效的控货,无法保证和平衡经销商和门店的利益,使得经销商和门店怨声载道也是贝拉米公司如今现状的重要原因。